襄陽 [切換城市]
首頁/業界觀點/正文

“去地產化”與社會財富再分配

發布時間:2019-11-21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掃描到手機 打印我要評論關閉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美國斯坦福大學訪問學者孫超

即使是最大膽的未來預想家,也很難想象中國房價在未來三五年內會有戲劇性的顯著下跌。原因很簡單:土地財政是地方財政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賣地收入是支撐眾多地方政府融資與再融資的基石;更遑論房地產產業鏈上中下游所涉及的蕓蕓眾生。

另一方面,各界關于“去地產化”對宏觀經濟的影響,基本上分歧不大:長期以來被地產行業擠壓的社會消費有望成為最大受益者;消費領域所獲得的增長,也將一定程度彌補“去地產化”后相關產業鏈的下行壓力。具體而言,社會融資結構有望得到改善;居民杠桿率即便不能馬上降低,也會顯得更加健康——居民會將杠桿加到更有“意義”的領域;同時,經濟增長、財政收入和就業等方面都有可能感受到不同程度的壓力。因此,可以預見的是,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都會有相應的匹配。

然而,筆者更關心的是“去地產化”對于社會心理的影響。客觀來講,房地產開發并不是一個依賴創新的行業;濃重的金融屬性導致其嚴重依賴資金資源,而這是普羅大眾遙望而不可及的領域。經濟和政治資源密集型的行業所贏得的利潤,往往很難被普通民眾所體諒,因為沒有人奢望自己能通過日復一日的辛勤勞作而成為下一個房地產大鱷。普通人在消費行業和互聯網行業的成功雖然同樣并不容易,但絕非不可能。

從全球范圍來看,“萬眾創新”這個口號,對于普通人民群眾而言始終是激動人心的。例如筆者所在的硅谷,無數智慧的年輕頭腦日夜盤算的,都是加入萬眾創新的行列,創立下一個谷歌或者蘋果。沒有年輕人指望通過成為下一個房地產大亨而致富,盡管他們學習和生活的學校、學院和大樓基本上都是房地產商們大手筆捐贈的。簡而言之,西方發達國家的大眾不喜歡房地產“精英”,因為前者認為后者對社會沒有“實質性”的貢獻——消耗的是整個社會的資源,贏得的卻是公司和個人的名利。

人心以外,房地產行業為代表的資本回報率與勞動回報率的鴻溝,還深刻影響著社會結構。《21世紀資本論》指出了一個嚴酷的現實:資本的回報往往會大于勞動的回報,從而加劇社會的不平等。在一些國家和地區的某些歷史階段,房地產價格的飛速上漲也使得辛勤勞動的工薪階層心懷不甘——憑什么有人揮汗如雨,忙碌一世,到頭來還不如房地產持有者的“不勞而獲”。當這種回報率的差別大到一定程度,普通勞動者終其一生也不可能改變其在社會階梯中的地位,甚至出現某種程度不可抑制的滑落。到那時,社會情緒的不滿就很容易突破既有框架的約束,走向不可挽回的社會財富再分配的狂飆。

事實上,托馬斯·皮凱蒂(ThomasPiketty)也觀察到,西方世界貧富兩極分化加劇的趨勢只是在1930年到1975年間才有所好轉,原因是因為兩次世界大戰和大蕭條所帶來的經濟衰退摧毀了大部分存量財富,特別是精英的財富。這是一種悲劇性的再分配,也是全世界有識之士試圖在新的世紀所避免的圖景。我們可以想象,在不遠的未來,皮凱蒂所看重的“資本收入比”仍將逐步上升。正如羅伯特·索洛(RobertM.Solow)所說,未來,“或許,無論文化和政治面臨何種挑戰,資本份額都將從30%左右升至35%左右。”只要資本回報率超過增長率,富人的收入和財富就會比典型的工作收入增長更快。

“勞動最光榮、勞動最崇高、勞動最偉大、勞動最美麗”,這一美好表述只有在勞動價值真正不被某些資產價格持續大幅度增長所掩蓋時才有意義,人民群眾也才能真正“通過勞動創造更加美好的生活”。

從社會結構視野來看,“去地產化”不僅僅是對個體創新的鼓勵,也是對全球范圍內看似不可避免的社會趨勢逐漸回歸到“世襲主義”的抗爭。盡管,也許人類社會終究會走向某種形式的無序再分配,但鼓勵創新價值、鼓勵個體奮斗,無論如何都是有極大積極意義的。

不少分析人士認為,近期中國的一系列經濟數據傳遞出新舊動能正在加速切換的積極信號。這些信號是否可持續,值得我們繼續關注。但可以肯定的是,以創新動能為驅動的“去地產化”這一方向,必將有利于中國這樣的大國邁向更加健康的社會結構。

責任編輯:xyfc002更多資訊請關注襄陽房產網 http://www.ggytlb.live/

網友參與評論
 
條評論
表情
點擊加載更多

襄陽購房樓盤推薦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襄陽購房關鍵詞

返回頂部
大众彩票app下载